關於部落格
外拍網
  • 46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藝術節今晚落下帷幕

  ■本報記者 諸葛漪   “藝術節舉辦了16年,生命力在哪裡?它不是一個普通意義上的演出季,原創性和引領性是其最大特色。”中國上海國際藝術節中心總裁王雋所說的原創性和引領性,包含一條主線,即如何在藝術節的平臺上講好中國故事。這個“講”,不只是指口頭的表達,還包括肢体的表現,樂音的演繹。今天,第16屆中國上海國際藝術節落幕,縱觀31天藝術盛會,47個中外演出團體、近萬藝術家相約申城,總共上演了105場45台劇目,其中1/3為原創。細心觀眾在享受藝術的過程中,能夠體會到中國的編導演們努力講好中國故事的種種努力。   中國故事富礦大可開掘   如何講好中國故事,貫穿本屆藝術節始終。在藝術節首日主旨論壇上,學者餘秋雨指出,藝術創造力來自挑戰觀眾習慣,他贊揚舞蹈家林懷民活用中國元素。   做客藝術節“青年藝術創想周”時,林懷民提醒年輕人,“對藝術家而言,最重要的是找到自己的語言。”1973年林懷民創立雲門舞集,當時臺灣地區流行《天鵝湖》。一位觀眾評價,“東方人腿太短,跳不了《天鵝湖》。”林懷民聽到不服氣,後來他發現此言確有一定道理,“希腊神話人物插著翅膀要飛,要往上走,同樣他們的芭蕾要跳、要頂;中國誇父追日沿著地平線跑,所以中國舞蹈都是在畫圓。”無獨有偶,另一位舞蹈家沈偉在藝術節做了類似發言,“西方現代舞從芭蕾而來,腳向外、身體呈放射狀,想擺脫地心引力。中國舞蹈腳向內、中心往下沉、講究內涵。”   林懷民與沈偉成長經歷迥異,卻所見略同——先深入比較東西方文化,後衍生出自己的中國故事。林懷民帶來《松煙》,從書法中汲取靈感。沈偉帶來《聲希》,名字源自《道德經》“大音希聲”,佈景是八大山人畫作。王雋表示,傳統舞劇以故事情節為主線,林懷民、沈偉作品講究“心隨身動”,折射哲學思考,“或許不是所有人都能接受,但藝術節需要有引領性的節目。”其實,《松煙》用現代舞“講”了一個有關中國墨誕生、發展、變化的故事,的確讓觀眾“聽”到了中國傳統文化積澱的悠遠與美妙,以及中國古人的勤勞與智慧。   故事動人需要藝術手段   比起充滿古典書畫韻味的 《松煙》《聲希》,搖滾京劇《蕩寇志》引起爭議大得多。《蕩寇志》中頻頻出現現代配樂、動漫裝扮,讓一些觀眾驚呼“很出戲、無法接受”,反而是參演的上海戲曲學校老師認為,“沒什麼值得大驚小怪。搖滾京劇吸引年輕人進劇場,他們看了《蕩寇志》,也許有興趣再看看傳統京劇水滸戲。”在王雋看來,中國故事新說引起的爭議並非壞事,“有爭議,意味著節目被關註。不同的聲音,代表著觀眾們在用心思考,而非看完就忘、看完就扔。”   藝術節閉幕式前兩天,中國話劇院話劇《伏生》作為話劇板塊壓軸作上演,對申城觀眾來說,《伏生》可謂姍姍來遲,期盼已久。藝術節第一天,導演王曉鷹便在論壇為《伏生》“打廣告”,用現代人的思考演繹中國文人心路歷程。秦始皇“焚書坑儒”,伏生通過背誦記憶來保存《尚書》,一切功德圓滿時“罷黜百家、獨尊儒術”消息傳來,伏生的堅守與初衷背道而馳。王雋說,“新作品未必十全十美,但它們可能是未來的經典,而我們正在親歷這一過程,得有使命感和責任感。”去年《伏生》尚在排練階段,上海國際藝術節就敲定了演出計劃。   使命感與責任感催生下的新作,還有開幕歌劇《一江春水》,藝術節選擇根據經典電影改編創作的歌劇 《一江春水》 作為開幕大戲,正是因為它凝聚周小燕等一批中國音樂家多年來的藝術追求——以“中西合璧,融會貫通”精神,嘗試西洋歌劇本土化,講一個觀眾愛看的中國故事。 下轉6版(上接第1版)   生活是故事的源頭活水   鼓勵創新的同時,王雋認為,經典依舊是藝術節的土壤,而能夠成為經典的,一定是離真實生活最近的。“永遠有第一次走進劇場的觀眾,需要通過熟悉的情節和旋律來親近藝術”。藝術節中,“中華戲曲原創板塊”十分搶眼。太原市實驗晉劇院《上馬街》、北京曲劇團《四世同堂》等一批原創傳承作品,受到廣大市民的關註,票房之好出人意料。說到底,這些經典作品有一個共同點,就是接地氣。   值得一提的是,把普通人作為表現主體、贊頌中華女性美德的滬劇《挑山女人》和豫劇《王屋山的女人》等一批謳歌真善美、時代氣息濃郁的舞臺作品,在本屆藝術節的演出中贏得了觀眾的良好口碑,“記錄當下中國正在發生的事,人物所思所想所感,最有共鳴。”上海師範大學對外漢語專業大四學生龔文雄從來沒有看過豫劇,之前打動過他的不是日劇就是國外紀錄片。《王屋山的女人》卻讓他在劇場抹起了眼淚,“不止我,還有好多大叔也在哭。演到女主人公為了守信償還丈夫留下的債務,告別家人出外打工的情節時,我想起了自己的媽媽、奶奶為家庭的付出。”豫劇獨特的唱腔也給他留下深刻印象,“換成話劇,我大概不會那麼激動。”   (原標題:藝術節今晚落下帷幕)  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